《鴿道留痕》莫讓高溫灼烤了賽鴿翅膀

        盡管有鴿友稱鴿子怕冷不怕熱,這不剛剛播過的電視節目《飛翔》中,比利時賽鴿高手雨果就在攝氏10 度以下不放鴿子出棚家飛;盡管也從有關資料上看到美國某地在攝氏38 度的高溫下舉行賽鴿競翔,某些賽鴿高手還取得了不菲的賽績。但我自己今年夏期與秋季在副熱帶高氣壓控制下,遭遇近百年來最厲害的“秋老虎”發威之時歷練的放鴿經歷,卻讓我深深地體會到了高溫下放飛賽鴿的危害及巨大損失。

        第一次重創發生在時值盛夏的8 月16 日,那天一位過從較密的鴿友專門借輛6 座微面,自己開車到咸寧市咸安區加工一個機械配件,因為車內空間大,他就約上我等四位鴿友順便到咸安區去訓飛一站鴿子。因為天氣熱,我們像這段時間里慣常訓鴿一樣,約定天剛放亮的凌晨出發;還因為與我們相距40 來公里空距的咸安城區位于進入鄂南山區的邊緣處,我們還確定到了咸安后再往前行20 來公里到咸安區下屬的橫溝橋鎮,增加10 多公里的平原空距后再放鴿,避免鴿子起飛就爬山,減小訓飛難度和不必要的損失。

        像以往訓鴿一樣,我頭天晚上就把欲放的37 羽鴿子抓好放進了我的三個訓鴿籠,這樣以免翌日抓鴿不及,同時還可仿比賽時集鴿情狀進行壓籠訓練。但車行至咸安城郊還沒到7 點鐘,卻被咸安的一輛依維柯警車旁的交警攔了下來,近前一看,正是這段時間經常出沒在咸安區路口、相鄰的溫泉鎮路口的執勤車,以及同樣的幾名警務人員。還在此前不到10 天時間里,我就一次是陪一位同學開他剛買的天籟轎車,因銷售商還未統一辦好車貸手續,故尚未上牌,而臨時車牌剛超期了一天被這伙警務人員攔下,好說歹說從罰款幾百元,在其罰單上寫下“同意現場處罰”后交60 元了事;一次是我與縣國稅局幾同事從武漢出差,開著較為寬敞的廣州本田旅行車回縣途中,因捎帶了我們一位副局長的母親回家,也于夜幕里被攔下后以超坐的名義,并經過上次一樣的過程被罰款60 元了事。

        看著近前行禮后伸手要證件的著警裝年輕人,有過經驗并了解了一點情況的我馬上嘀咕道:“不好了,又碰上這由一個正式交警帶幾個非正式合同警員的執法‘創收車’了。”經過一番檢查,果然查到我們未帶車子保險手續,與原車主聯系上說明情況沒有效果。結果是一同放鴿子的一位鴿友與咸安交警大隊的某負責人是哥們,頗費周折聯系上后,等到姍姍來遲的正式負責交警到場說明清楚情況后,才放行讓我們往城外去放鴿。到橫溝橋時,時間已到了上午9 點,這天的天氣預報最高氣溫是36 度,天際邊已升到老高的太陽已在向著這個溫度加快了步伐。

        這一次幾十羽鴿子還是在事先確定的目的地被送上了天,在咸安辦畢公事回家后果然如我們擔憂的那樣,鴿子歸巢情況極不理想。我當天中午回家僅見到兩羽飛回鴿子,傍晚才又見一羽鴿子。而我這批鴿子近20 羽上半年訓放比橫溝橋遠一倍多的武漢時,都達到了6 點多放鴿,9 點前后見鴿的速度。一周后經清點,這次50 來公里放鴿僅歸巢18 羽,飛失19 羽,損失了大半。其他幾鴿友的情況也相差無幾,有位鴿友當天竟無一鴿子回返。

        事后我們才猛醒似的后悔在時間不短的交涉期內,沒有及時放出鴿子,哪怕放出后任其在較涼爽的時間段開始爬山也比俟至后來投入到炙烤般的酷熱中強。特別是想到自己享受一夜空調安眠的同時,鴿子是擠在放鴿籠里度過的一個晚上,心里更不是滋味。可見這酷熱的氣候,以及我刻意要在此訴說一番的與惡劣天氣相仿佛的放鴿途中道路環境是多么可怕。

        第二次受挫是9 月19 日鴿會組織的秋季鴿子訓放,放空距170 公里的湖北孝感站。此前10 日,我們第一站組織放飛了空距120 公里的武漢市,我放鴿15 羽,早上6 點15 分開籠,8 點20 左右我就回9 羽,8 點45 分又回兩羽,中午13 點前鴿子全部歸巢。孝感站原本安排在 9 月 17日,因雨順延了兩天。我正慶幸避開了媒體報道的一次最大規模的太陽黑子爆炸,不期依然遭遇了幾十年來持續攝氏35 度至38 度最猛秋老虎對華中、華南9 個省市的侵襲。照理我選送的加飛幾十公里不在話下14 羽賽鴿,僅在當日上午回兩羽,傍晚回一羽。這在當地情況還算是最快最好的,好幾位鴿友當日無一羽鴿歸巢,有位鴿友放20 多羽鴿子,到目前仍不到10 羽歸巢。

        分析這次大面積受挫的原因,問題還是出在高溫上。據當日的天氣預報報道,當日伺放地孝感的溫度為31 度,中途武漢的氣溫為35 度,往南到咸寧的氣溫就達到了38 度以上。這是我地有氣象記錄以來時值秋爽的9 月份最高的氣溫記錄,歷史上9 月中旬僅出現過7 次35 度以上氣溫,其中1914 年9 月18 日最高氣溫達37.5 度,1949 年9 月14 日達到36.9 度。這次在副熱帶高氣壓控制下異常酷熱的同時,還伴隨著較大的濕度,這濕熱的環境更增添了鴿子飛行的難度。

        吃一塹長一智,經歷了這不止一次的教訓后,看來以后訓賽鴿子除個人不可預期的情況外,還是要盡量避開高溫進行。冷靜地坐下來分析鴿子的生理情況,也理當值得我們重視與關注。我們知道,鴿子生理上具有體溫高,心跳快的特點,其體溫平均值達41.8 度,脈搏率一般為120 至160 次,飛行時約2 至4 倍于棲息時的心率。鴿子在劇烈飛行時,因為沒有汗腺,依靠的是喘氣方式吸入大量空氣進入大小9 個體積膨脹的氣囊,使吸入的空氣飽和并含有水蒸汽,然后讓水蒸汽帶出熱量,以此方式調節和降低體溫。據研究,鴿子吸入空氣的75%是用于降低體溫的,我們看到鴿子在酷暑時節家飛不了多久,就急急地落棚并張大鴿喙,快速地抖動著下頜與喉頭,就是發揮著快熱代謝的冷卻功能。面對這樣的特性,我們怎忍心在酷熱難當的日子里送愛鴿去作困獸之斗呢。

        綜上所述,我們在自己放鴿子,或鴿會組織放鴿子中,都有必要考慮高溫因素對放鴿的影響,適當擴大現訓賽規則中遇雨待停、逢霧待散的壞天氣規避范圍,確定一個放鴿最高氣溫的上限,從而既不讓風雨打濕了賽鴿翅膀,也莫讓高溫灼烤了賽鴿翅膀。

      (原載《經典賽鴿》2016 年2 期)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鴿道留痕》賽鴿路訓要規避遭遇其它放飛鴿群的干擾下一篇:給賽鴿喂食動物脂肪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信鸽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