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速、低歸巢率現象系人為所致

文淵閣筆會征文稿件

        近些年國內的許多較大的賽鴿競翔中,逐漸出現了一個帶有較大傾向性的特征,就是過去偶爾出現,讓人吃驚的前位入賞鴿高達一千四五百米的分速漸成常態,個別更高的飛速達到了每分鐘一千八百米以上,在一般人的養鴿常識里,甚至會被懷疑為假新聞。但是,與此高分速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同場賽事歸巢率卻常常出現相對很低,呈現出飛速畸高與歸巢率畸低極不吻合的情況。針對這一令人關注的新情況與新問題,鴿界多有議論,眾說紛紜。依筆者之見,成因主要還是人為所致,即賽鴿活動在由業余娛樂性向專業職業化轉型的過程中,為適應當前新的賽鴿項目與賽制的客觀需求,養鴿人對賽鴿類型的汰選取向與刻意培育的結果。

        一是基于養鴿人思想上的刻意追求。以往群眾性的賽鴿活動重在參與,娛樂身心;目前純粹的商業性職業賽鴿著眼的是輸贏,講究的是功利。由于目前商業賽鴿的興起源于中國社會經濟的市場化改革,傳統的娛樂性賽鴿受從養到賽等各個環節維持成本不斷增大的影響,呈日漸萎縮狀態。盡管不少堅持全民健身運動方向的信鴿協會組織發揮職能作用,用有形的手維護群眾性文娛體育活動的開展,卻仍難以抵擋目前不僅由賽鴿俱樂部、公棚等經濟營運實體運用市場這只無形的手對賽鴿運動的左右,乃至擺弄,而且諸多層面的鴿協群團組織在主持開展賽鴿活動中,實際上也呈現出向職業化與半職業化傾斜的狀態。

        在這種形勢下,過去那種參加競翔活動有鴿子從幾百公里,一兩千公里歸巢,縱使不入圍上榜也高興的情況鮮有存在,賽鴿結果講性價比的傾向逐步成為共識。沒少見國內一些賽鴿名家大戶毫不掩飾地披露自己的參賽策略,聲稱賽鴿過程追求的就是高起點、大批量投賽,然后尋覓和甄別要就回得最快,力拔頭籌得大獎的鴿子,要就飛失最早,節省司放費的鴿子,以避免留到最后還損失更多明插暗插指定費。這種與“田忌賽馬”頗有幾分類似的“智慧”在職業賽與半職業賽的賽鴿活動中,共嗚者眾,從而為鴿界賽鴿出現高分速與低歸巢率現象,鋪墊了思想認識基礎。

        二是實施魔鬼式、強化操訓的結果。有道是,思想決定行動,思路決定出路。賽鴿活動亦然。尋找與甄別飛得快與掉得快的鴿子,在不斷循環往復的賽鴿周期中,要等到進入正式的賽事上再進行就遲了。因此,受新的賽鴿理念與思維支配,從每個賽季操作周期的初始階段起,賽鴿初長成就仿照人們體育競技運動中實行的強化訓練方式,投入超前與超越鴿子體能極限的密集訓練。超負荷的體能消耗,采用相應的營養物質加以補充與平衡。幾經再訓練消耗,再補充平衡的不斷反復折騰,許多扛不住魔鬼式訓飛的鴿子賽前就被淘汰出局,留下的就是經過千錘百煉的鐵鷹式參賽選手。這樣的鴿子投入比賽不僅更加堅韌,而且在追求實效的職業賽事中更有勝算。

        相形之下,前期大量的賽鴿折損與各種維護支出就不足掛齒了。此情此景使我想起早年看到,當時頗為不解的職業性賽鴿比我們興起早的臺灣賽鴿雜志對入賞鴿的報道,為什么會在大規模的賽事,殘幾羽入賞的賽績之后要注明賽前私訓少則八十多次,多則兩百多次的原因了,以及臺灣很早就有我們現在一樣琳瑯滿目的各類鴿藥、保健品、賽鴿體能補充品的推介與廣告。

        三是特定賽式與賽制促進了鴿種的變異。鴿子從野生巖鴿演變成現在林林總總的體態、羽色、翅型等外觀百樣,高飛、翻飛、遠飛等飛相各異的眾多鳩鴿類型,堪稱是最易受人類定向培育影響的生物,所以也歷來成為經典的生物學家研究遺傳與變異,并進行著述的材料。具體到賽鴿領域,歷時一兩百年,延續至今的現代賽鴿發展軌跡也清晰地表明,人們在不同時期的賽鴿方式與賽鴿制度,對賽鴿與之相適應的飛翔類型、品系特征,具有極大的能動影響。

        而相對鴿友目前追求的“要就飛得快,要就掉得快”的賽鴿取向,必然會逐漸形成一路相對而言帶有直飛型,不善轉彎飛回頭路特性與趨向的賽鴿類型。這種類型的鴿子起飛后,一般會較快確定飛向,方向正確則高速歸巢,方向錯誤則一去不復返。故筆者在此大膽地揣測,與往年在封閉的社會經濟環境下,人們以放得遠為追求與動力而形成我國特有的超遠程賽鴿品種一樣,這或許就是受前述現行人為的賽制與思想取向的影響,形成目前賽鴿高分速、低歸巢率現象主要的賽鴿品種基礎。

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上一篇:《鴿道留痕》莫讓高溫灼烤了賽鴿翅膀下一篇:給賽鴿喂食動物脂肪

信鴿小工具

App下載

官方微信

在線商城

回到頂部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信鸽协会